admin Posted on 上午4:26

– 《最终幻想15》是否会成为“最终的幻想”?

《最终幻想15》是否会成为“最终的幻想”?

   在经历了终止开发的传言、游戏平台的变更、多次测试的调整,甚至是游戏名字的改变后,经历了近10年的艰难妊娠后,《最终幻想15》这个难产儿在今年秋季终于要呱呱坠地了。

   不过《最终幻想15》这次并非是单枪匹马而来,SE社也玩起了一把泛娱乐的手法,从近期《最终幻想15》CG电影的上映,再到同名手游和动漫的上架,一系列周边产品的狂轰滥炸之下,让我们在精神一凛、虎躯一震的同时不免有了一种感觉:看这劲头,SE社这是准备玩命一搏了。

   品牌低谷

   事实上,尽管《最终幻想》系列取得了骄人的成绩,尽管它的品牌号召力依然足够强大,但不可否认的是,《最终幻想》系列近几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,这一点我们从13代、14代作品的糟糕体验,以及近几年来SE 社频频炒冷饭的行为中大抵可以看出来。

   早在几年前,SE社就做过一项“《最终幻想》这款品牌在日本影响力”的调查,得到的总结是:作为旗下最压轴的作品,最终幻想的影响力不增反降,甚至可以用“濒临死亡”来形容《最终幻想》IP的尴尬程度。

   良好视觉的背后难掩缺陷

   从《最终幻想15》的试玩版我们可以感受到游戏的画风很是亮丽,画面质量的确不低。可以看得出来,在经历了前两部作品口碑不佳的颓势后,在巨大的压力下,SE社力图使本作成为一款扭转乾坤的作品。

   但需要指出的是,在试玩版中,尽管强大的引擎足以带来不错的画面效果,但总体还存在着不少问题,比如主机版分辨率偏低,无论是PS4还是Xbox One上均达不到1080P;帧数方面也不是特别理想;而人物的动作稳定性以及物理碰撞、视角上都存在着问题。

   临阵换将导致不少元素被削减

   从之前《最终幻想15》屡次跳票,到《最终幻想》系列作品频繁被炒冷饭,以及steam平台上SE社的游戏“倾销”的现象,举凡动作给了不少玩家一个猜想:难道SE社因为不景气,想趁倒闭前再捞一波金?

   虽然SE社的境况没有这么惨,而且讲道理说喜欢超冷饭的也不止SE社,比如同样难兄难弟的卡普空,不也是在大炒特炒生化危机的冷饭么?但通过这种行为我们可以看出,除了炒冷饭现象成为游戏商捞金的普遍手法之外,SE社的确存在着资金不足的境况。

   从SE社一次次的半途更换制作人的行为我们不难看出,《最终幻想》的制作面临着多大的资金问题。拿《最终幻想12》为例,制作人由松野泰换成了河津秋敏,使得整部作品明显有着赶工和仓促收尾的迹象,给玩家带来了糟糕的游戏体验。

   无独有偶,《最终幻想15》的制作人也遭到了更换,由最初的野村哲换成了田畑端。有趣的是,前者给了广大玩家一个更有吸引力的游戏设定,而后者则是将这个设定给弱化甚至直接砍掉。另外,游戏中的女主角史黛拉也被无情删减掉,使得本作的格调转变成了卖腐卖基,也让不少玩家感到难以接受。

原定的女主角史黛拉被无情地删减掉

   这种让玩家不爽、让制作人苦逼的状况,一切都是过长的开发周期导致超标的资金投入所致。

   说到底还是游戏成本难以控制。但如论如何,这种临阵换将的做法还是对游戏质量造成了很大的损害。

   最终幻想还是要立足于现实

   尽管制作人田畑端将《最终幻想》品牌的“核心”品质定义为:

   1.强烈的意愿去挑战和改变现状;

   2.一段卓越的、非同凡响的经历和游戏体验;

   3.将硬件利用到极致的前沿技术。

   但实际上对于SE社来说,第三点往往是很难达到的,即使是有这个设定,成品之时也必定受到了阉割。

   《最终幻想》创始人坂口博信曾说过,对于一款游戏,画面和可玩性是此消彼长的。对日式的小厂游戏来说,在固定的资本和人力条件限制下,越追求完美的游戏画质,就越没有更多的财力和人力去让游戏变得更加好玩。

《最终幻想》之父坂口博信

   对于《最终幻想》系列游戏来说,最初几代产品都是如此运作的,也的确起到了不错的效果,随着更多资金的投入,游戏的画质也被提升到了行业领先的地步。然而时隔多年,小编认为坂口博信的话仍然有意义。

   12代、15代游戏制作人屡屡更换的现象恰恰可以体现出这一点:预算固定的资金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、硬件表现能力相比,前者根本经不起这种折腾,而SE社高层一旦看到资金入不敷出时,就必定大刀阔斧地开始换人和更改游戏设定。然而这些作品已经倾注了太多玩家的期待和厚望,却被无情的资本之源泼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。

   巨额成本压力下的拼死一搏

   回到游戏本身来说,尽管这部作品仍旧是“幻想”和“现实”间委曲求全的产物,而SE社历经种种磨难,十年磨一剑,为了《最终幻想15》也算是下了老本——除了游戏本身的开发资金之外,还有一系列周边产品的投入资金,对于SE社来说,这些堪称巨额的投入,如果没有足够的销售量的话,必定会穷掉了裤子。而SE社的负责人曾透露,这个足够的量是至少1000万份。

   这个数据对于《最终幻想》系列游戏来说,除了7代达到了这个成绩之外,其余没有任何一款作品能够达到这一销量。尤其从近几年来系列作品的下坡势头来看,想要达到这个成绩,不能说没有可能,但难度还是相当大的。

   从近几年SE社无下限地疯狂捞金的动作我们可以预测:如果《最终幻想15》这一仗打好了,而且打了个大胜仗,那么不但SE社可以继续“幻想”下去,推出16代、17代甚至是18代“最终祖宗幻想”;反之,一旦遭遇滑铁卢,或者是叫好不叫座的话,那么《最终幻想》就必然变成了最终的幻想。

   夹带一句:你说SE社没钱的话,可以继续卖情怀啊,他们不是喜欢卖吗?情怀如同屁股,交易多了,难免一身重创!《最终幻想》的冷饭不能再炒了,不然可就真馊了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